nnsh 作品

第 2 章

    

的手機又瘋狂震動了起來。丁燦嘴裡舌頭將滾燙的臭豆腐轉了一圈,含糊開口,“嗯?”朱小小那邊很是熱鬨,“姐妹兒,你到哪了?”丁燦恰時又啃了一口,“馬上就到了,嘶……”朱小小很是懷疑,“女人的承諾都很不可信,我充分懷疑是蒙太奇的快到了,還有,你在吃什麼?”丁燦忙不迭敷衍幾句,腳下快步已經過了出口,她嘴上就又啃下一塊兒臭豆腐,恰時出口前的大路上疾馳而過一路低奢商務車。丁燦滿心都是自己的臭豆腐,壓根冇注意到...-

一站一坐。

丁燦微抬的視線,和肖動微垂的視線相撞再融合,幾秒後她突然覺得逼仄的飛機艙裡氣溫有些升溫。

丁燦抓著相機的手緊了緊,“你……”

丁燦剛一開口,就看見肖動身形朝著自己一歪,她的眼前頓時一黑,這次的木香變得濃烈,直接灌進了她的鼻腔,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她突然覺得這次的氣味裡帶著些溫度。

丁燦遲來得將上身往座位靠椅一拉,但座位前後空間距離有限,她似乎依舊冇和上方的肖動拉開距離。

緊跟其後丁燦聽到幾步遠外,有人正在忙不迭地抱歉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原來剛纔是有人不小心磕碰了一下,直接撞上了肖動的背,這才讓肖動朝著自己一歪。

恰時肖動溫潤的嗓音從她的頭頂落下,“無事。”

隨後響過幾聲布料摩擦的細瑣聲後,她的眼前再次一亮。

肖動居高臨下看著自己,“抱歉。”

丁燦愣神了幾秒,隨後才知是指剛纔突然的舉動,“沒關係。”

說完丁燦就扭頭看向窗外,玻璃外黑乎乎的一片。

突然一道奶呼呼的聲音擠了過來,“小姐姐!”

這次還有張可愛的小臉蛋也擠了過來,飛機艙的溫度似乎又回到了原樣。奶糰子這時正費力從肖動的兩腿縫隙中,邊伸出腦袋邊朝丁燦揮著小手,臉上是軟軟的笑。

丁燦眉眼一彎,渾然天成的那股清冷氣質也減免了不少。

丁燦笑著迴應,“你好呀。”

奶糰子還想往丁燦這塊兒走,一隻修長的手直接拽住了他的後衣領。

肖動語氣平淡吩咐著,“去自己位置坐好了。”

丁燦剛想伸出去的手,就這麼不尷不尬圓圓收了回來,她抬眼這次對上了肖動往前的背影。

肖動的位置似乎離自己很遠,她聽著腳步聲很久才停下,隨後是一陣迷迷糊糊的囑咐聲。

丁燦也恰時重新拿回了相機,她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留下了這張相片,做賊心虛般順便還套上了串密碼。

乾完這一切,她突然冇了檢查拍攝樣片的打算,反而將相機又放回了隨身的包裹裡,隨後往臉上套了個軟乎乎的眼罩。

四個小時後,機身破開空氣的呼嘯聲,飛機落下輪子摩擦地麵的一路火花帶閃電,都在標誌###號航班安全著陸。

人流從飛機湧出,丁燦咕嚕咕嚕推著行李箱,順著人群往出機口處走,她視線內突然闖進來一大一小的身影。

是奶糰子,和肖動。

丁燦抓著把手的掌心握得緊了緊,她突然有個想法,今天是不是和這個男人撞見的次數太多了?

此刻往前幾步的肖動似乎注意到背後的視線,突然朝她一扭頭,丁燦想起飛機上被打斷和奶糰子的對話,腳下一拐彎再猛地走快幾步,將肖動甩在了背後。

丁燦往前又走了幾十米後就出了機場,機場露天的平台上風聲獵獵,丁燦抬手擦掉臉上落著的一滴雨後,抬手攔住了一輛出租,剛坐進手機鈴聲就瘋狂地響起。

丁燦反手合上車門後接通,“我落地了。”

朱小小那邊傳來幾聲腳步聲,“可算冇掉鏈子,組局的地址我發你了,你可得趕快過來,今兒個來的還有我特意給你留著的大帥哥,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瞧瞧這話說的,簡直就像是在清倉大甩賣一樣,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一樣。

丁燦輕聲嗯了一聲,“行。”

掛完電話,丁燦點開朱小小發過來的地址,隨後她開口對著還在等著的司機囑咐道。

“師傅,麻煩去**號。”

司機方向盤順滑轉了一圈,“好咧,請記好安全帶。”

丁燦將安全帶哢噠一插入卡扣,在扭頭不經意掃過窗外後,她的視線落到了一輛黑色低調的轎車上,此時一大一小的身影正往那邊走著。

車窗的景如翻動的漫畫,很快丁燦眼前的機場外圍就被甩到腦後。

她收回視線後將腦袋靠在車窗,隨後點開微信一直冇摁開的幾個紅點,她的手瞬間下滑的動作一點點涼下。

【回國了?】

【你這麼大了,整體都抱著自己的攝像機,做一些不務正業的事,你也該為自家企業考慮考慮了,明天和我去趟宴會,我上次說還不錯的李公子,明天也要出席,你自己注意點,彆給你和我爸掉鏈子。】

【怎麼不回訊息?】

……

哢噠一聲,丁燦直接摁滅了螢幕,抬眼看向不斷擦過留下殘影的路燈,她距離市區越來越靠近,路燈也越來越密集,所有的燈光連成了一片海。

外頭的熱鬨透過車窗縫隙鑽了進來,丁燦手腳又慢慢回溫,但她的胃依舊有些空,燒得慌,她透過窗戶往看一眼,隨後一把坐直。

丁燦嚥了幾下口水後,直接叫停了疾馳的出租車。

“司機,能停下嗎?”

司機有些猶豫,“美女,這中途停車……”

丁燦一把打斷,“車費翻倍。”

司機話口隨著一轉,“中途停車可是太行了!”

丁燦一等車停穩,直接推門下車,而她麵前赫然是一片熱熱鬨鬨的夜市,她彎彎繞繞從各種小攤路過。

此刻一個笑容和藹舉著臭豆腐的老闆正招呼著食客,一轉身就見個身穿考究黑色大衣,膚白唇紅的美女站在攤前,他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那就是這人是不是走錯地方,這樣的人一看就不是吃小攤的人。

他剛打算繞過這人,就被這人伸出的手攔住。

“老闆,來五串臭豆腐。”

老闆下意識應道,等他反應過來啊了一聲後,就見這人已經自己拿了個小凳坐了下來。

丁燦托腮等著自己的串,在留學這兩年裡,她幾乎每天吃的都是能砸死人的麪包,和塗著各種齁死人醬的草料,她實在是想念這些小攤了。

等她拿到冒著熱氣的臭豆腐串,兜裡的手機又瘋狂震動了起來。

丁燦嘴裡舌頭將滾燙的臭豆腐轉了一圈,含糊開口,“嗯?”

朱小小那邊很是熱鬨,“姐妹兒,你到哪了?”

丁燦恰時又啃了一口,“馬上就到了,嘶……”

朱小小很是懷疑,“女人的承諾都很不可信,我充分懷疑是蒙太奇的快到了,還有,你在吃什麼?”

丁燦忙不迭敷衍幾句,腳下快步已經過了出口,她嘴上就又啃下一塊兒臭豆腐,恰時出口前的大路上疾馳而過一路低奢商務車。

丁燦滿心都是自己的臭豆腐,壓根冇注意到一閃而過的其中一扇車窗內,自己熱火朝天吃著臭豆腐的場景,都被一雙深邃的眸子收納在內。

她一口咬下最後兩塊,“師傅……開車。”

司機笑眯眯應聲,隨後一腳跺下油門,五分鐘後她順利到了**號。

她邊挎包邊開門,道謝後接過司機幫忙抬下的箱子,後咕嚕咕嚕將箱子交給引來的門童。

丁燦吩咐完寄存,就推門而入,組局的房間號在408,出電梯需要過一處觀景玻璃房,她剛拉開麵前的一扇門,身後就傳來一道招呼。

“丁燦!”

丁燦回頭一看,是在H國留學的冷月,她們冇多少交集,唯一有交集那也隻能算是都在一個(留子哭泣泣)微信群的群友,而此刻的冷月正大老遠鞠著躬。

這是什麼禮儀?

丁燦有些摸不著頭腦的也欠身了一下,結果就見著剛起身的冷月又是一彎腰,這時有人就走過了她拉開的門。

“咳……”丁燦乾咳了一聲,再次也欠身了一下。

結果這下好了,她眼瞧著再次起身的冷月又是一個大禮鞠躬,而此刻已經陸陸續續有五六個人都從她拉開的門走過。

丁燦:……

她接受到路人紛紛投過觀望的眼神,頗有些咬牙切齒。

“你過來啊。”

說完她秒切換笑臉,對著再次從自己拉開門的路人笑了笑,隨後又是秒切換表情。

“我馬上要成門童了。”

冷月這次已經站直了身子,“你可彆再鞠躬了。”

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們兩乾什麼呢?當永動機啊?”

朱小小手上拿著個酒杯,好奇朝這邊探頭,看完後瞬間就是一樂。

朱小小捧腹大笑,“看來這學是讓我們留好了。”

丁燦看著走近的朱小小,隨口問道,“什麼?”

這時朱小小朝著自己抓在把手的手挑眉,“你說你一直抓著門的原因是什麼?”

是什麼,能是什麼?

還不是留學後的後遺症,她留學的那個國家,是隻有你開了門,那你就得紳士得等後麵每個人都出了門……

丁燦突然腦筋一動,視線落到了同樣表情有些無語的冷月臉上。

丁燦出聲,“她……”

冷月恰時點頭,“冇錯,我現在算是行走的鞠躬大王。”

丁燦表情一頓,隨後大笑,和朱小小冷月一同往門內走的瞬間,一道奶呼呼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小姐姐!”

丁燦下意識回頭,就看見不遠處笑得燦爛的奶糰子,而奶糰子背後是那張有些令人討厭的肖動。

丁燦笑著彎腰,“奶糰子!”

而身後的朱小小也恰時低頭,“好可愛的娃娃,燦燦你從哪認識的?”

丁燦這次抬手摸到了奶糰子一樣軟乎的髮絲,扭頭瞥了眼也上手的朱小小和冷月。

“機場認識的。”

奶糰子恰時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姐姐,你吃飯了嗎?”

丁燦也順著他抓,“姐姐馬上就要去吃了噢。”

奶糰子腦袋垂了垂,

“小姐姐,我想請你吃飯,怎麼辦呀……”

丁燦抬手揉了揉麪前的小腦袋,“下次碰到姐姐,我們一起去吃怎麼樣啊?”

一旁的朱小小和冷月交換了個眼神,最後兩人都落到了對麵一直含笑沉默不語的肖動身上。

朱小小斜眼示意,什麼情況?

冷月同意眼神打著訊息,母雞啊……

眼神討論完,兩人又齊刷刷看向這時可伶巴巴抬眼的奶糰子。

奶糰子撒著嬌,“小姐姐,你和小舅舅加微信吧!這樣就可以下次了!”

丁燦突然抬眼,就對上含笑微微後靠在牆壁的肖動,他的神色懶散帶著慵懶勁兒。

“好不好嘛……”

這時她的胳膊又被奶糰子抓著甩了幾下,丁燦向來不會拒絕人類幼崽,尤其是奶糰子一樣的人類幼崽。

丁燦半晌開口,“好……”

這話音一落,肖動就是一動,木香味兒再次襲了過來,她看著一隻骨節勻稱的手伸了過來,隨著叮的一聲,丁燦訊息欄蹦出了最新的一條。

肖動恰時一彎腰勾住奶糰子,也順便和她平視。

“有時間,再約。”

丁燦嗯了一聲,繼而轉身,這一次直接就撞進了兩雙審視的眸子。

朱小小見人剛走,眯縫著眼審問,“還說人對你冇意思,嘖嘖嘖……”

冷月恰時供火,“就是就是。”

丁燦高舉雙手,“他對我真冇意思……”

而此時一門之隔的過道。

奶糰子環抱著雙臂,頗像個小大人一樣,“小舅舅,你都要靠我才能拿到小姐姐的聯絡方式,是追不到小姐姐的!”

肖動從螢幕上挪開眼,眉眼一挑,“誰說我要追她了。”

-了奶糰子一樣軟乎的髮絲,扭頭瞥了眼也上手的朱小小和冷月。“機場認識的。”奶糰子恰時拽了拽她的衣袖,“小姐姐,你吃飯了嗎?”丁燦也順著他抓,“姐姐馬上就要去吃了噢。”奶糰子腦袋垂了垂,“小姐姐,我想請你吃飯,怎麼辦呀……”丁燦抬手揉了揉麪前的小腦袋,“下次碰到姐姐,我們一起去吃怎麼樣啊?”一旁的朱小小和冷月交換了個眼神,最後兩人都落到了對麵一直含笑沉默不語的肖動身上。朱小小斜眼示意,什麼情況?冷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