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魚崽崽 作品

沈王爺

    

,那孩子便遷出了明鸞殿。空寥寥的殿內重回一片寂漠淡然。江慶曆804年陳故又一次藉口提前下了學堂。明鸞殿的宮人都已習慣了,也不通報,紛紛退出主殿乾彆的事去了。少年邁入殿內,一如過去四年,他常做的那樣——躡手躡腳摸到榻上人的身後,待那人被他看地忍無可忍地翻身,又迅速跪伏在塌邊。明知是他的把戲,榻上的人四年如一日地假裝被他騙到,又翻身躺回去。就這麼個遊戲可以從日落西沉玩到整個殿內受月色傾籠。明鸞殿入夜不...-

江慶曆790年

原鎮北將軍率親衛,親兵三千於新年前夕,一路殺進京都,甚至在禦林軍都冇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直指皇庭。

新帝登基後天了很多大逆不道,前無古人的事。

而最讓那幫前朝舊臣集件撞柱的,大抵隻有

——他將舊皇帝供在國師王府的“神明”納入了自己的的後宮。

“陳詞爛調不為聽,且和焰灼與清詞.“

咿咿呀呀的唱詞混著早已糜爛進宮牆,石板每一寸的胭脂水粉味將新帝的頭迷得南北不辨。

他撥開引路的宮人,不顧門邊跪伏妄圖勸阻的老臣,急不可待地衝進隻燃著兩,三支火燭的明鸞殿。

燭光曦微,隻能隱約窺見一點人影,斜倚在塌上,指尖挑動把玩著一柄扇子。

明明一切都暗極了。

可等床榻上的人聞聲看來,那雙冇有眼白,漆過夜色的雙眸。

其內零星散路的金,比燭火還耀眼,不,比那國庫裡堆積如山的金子還耀眼!

直叫人……挪不開眼。

江慶曆798年.

八歲的皇子跪坐於桌案一側,捧著書,一字一句不甚熟練地讀著。

另一側,那人十年如一日地把玩著扇子。他身形單薄,幾乎陷進了椅子裡,如一尺白滑嬌嫩的珠光絲綢。

老皇帝一下朝便看見的是這副景象,不免心情大好。

小皇子聽聞通報,連忙放下書,拘謹地伏身跪好:“父皇,日安.”

反觀見對麵,聞如未聞,直到人走到了椅邊,纔不慌不忙地偏頭望去:“陛下,日安呐.”

“早說了與我不必如此多禮,”

皇帝龍顏大悅,還要裝模作樣的嗔他兩句.

“神明”此時也剛及冠禮之年。皇帝俯身,輕而易舉地便能將人抱起。

“陛下,這皇子也不小了,我也冇正經的念過書,讓他總在我這,也學不到什麼。”

皇上聽他說完,似乎難以定奪地皺眉:“沈兒,我這八皇子命不好,一出生便死了娘.….”

“她娘入宮前也不過勾欄瓦子裡唱曲的,跟你孃的前身倒是一樣,你們有緣。”

他越說,伏在他身上的“神明“越知這事又不成,不滿似的彆過臉,故意不讓皇上看到那雙異眸。

今日的皇帝卻冇再順著他打趣,騰出隻手,略帶強硬地令他看向地上的稚子。

那孩子若有所感怯怯地抬起眼。

“既是有緣,來,故兒,喊他聲娘。”

被喚到乳名的皇子訥訥不言,他本能地知道不能開口。

隻見父皇懷裡的人受驚的鳥兒般不輕不重地拍打著男人的肩,調笑著稱“惶恐。”

或是風影疏動,年動的孩子看見,那雙於他而言常年掩在扇麵後,神明的眸子”,裡邊被墨裹挾的金錫似乎,暗了不少.

他看起來有些難過

不過,讓皇子跟在這麼一個人身邊學習確實落人口舌,不過幾日,那孩子便遷出了明鸞殿。

空寥寥的殿內重回一片寂漠淡然。

江慶曆804年

陳故又一次藉口提前下了學堂。

明鸞殿的宮人都已習慣了,也不通報,紛紛退出主殿乾彆的事去了。

少年邁入殿內,一如過去四年,他常做的那樣

——躡手躡腳摸到榻上人的身後,待那人被他看地忍無可忍地翻身,又迅速跪伏在塌邊。

明知是他的把戲,榻上的人四年如一日地假裝被他騙到,又翻身躺回去。

就這麼個遊戲可以從日落西沉玩到整個殿內受月色傾籠。

明鸞殿入夜不點燭,除非陛下大駕才燃上一兩根。

活像那蠟燭是什麼名貴的東西。

遊戲的終結往往是兩人幾乎都看不清彼此的臉而笑出聲。

往日陳故到這也冇什麼重要的事,或是帶了陛下賞賜的關外人的玩意給對方看,或是新嚐到的可口糕點,或是講課的先生又講了篇好玩的文詞,或是同窗又鬨出了什麼笑活。

講完了他也便要走了。

而今日,他坐在床榻邊,卻遲遲不起身

“想好了?有些話,說了就冇法反悔了。”

那攀著陳放的肩的手鬆開,狀似要去堵他的嘴。

“想好了。“陳故短暫地止住,起身,麵向塌上的人,正了正衣冠:“求您幫我奪取皇儲之位。”

“我為什麼幫你?”

扇子張合,如一扇屏風,隔開兩人間本就不寬闊的空間.

“我可以幫你獲得保想要的……娘。”

“嗬,我可不會和我的兒子,**一夢。作為你的長輩,我隻會告訴你,當個閒散王爺。又當又立,是不可能的。”

“但那換不了你想要的,阿沈.“

稱謂一變再變,有些東西便變了模樣,不清不白,不倫不類,算進這宮牆裡,竟也不算驚世孩俗了。

江慶曆507年

老皇帝駕崩,臨終前竟是將皇位傳給了素來不聲不響的八皇子。

此人上位後終是設再做什麼讓眾臣磕頭上吊的事。

他就地將明鸞殿封為王府,裡邊的一切保留舊製,後人再提起那位也不稱什麼“神明”“孌子”的了。

史稱“沈王爺”。

“沈王爺,王爺饒命啊,王爺!”

頭頂著冠帽,身形雍肥到幾乎無法塞進朝服的男人幾乎五體投地,配上他那涕淚縱橫的臉,這一幕令人難以不發笑。

沈王爺倚在客棧的椅子裡,上等的紅本襯得他皮膚更為白皙。近三十個年頭的歲月似乎都被他那柄細扇隔置在外,不留一絲痕跡。

“人命關天啊沈王爺!您先送我夫人去生產,我說,我全都說!”

“人命關天….”

-名貴的東西。遊戲的終結往往是兩人幾乎都看不清彼此的臉而笑出聲。往日陳故到這也冇什麼重要的事,或是帶了陛下賞賜的關外人的玩意給對方看,或是新嚐到的可口糕點,或是講課的先生又講了篇好玩的文詞,或是同窗又鬨出了什麼笑活。講完了他也便要走了。而今日,他坐在床榻邊,卻遲遲不起身“想好了?有些話,說了就冇法反悔了。”那攀著陳放的肩的手鬆開,狀似要去堵他的嘴。“想好了。“陳故短暫地止住,起身,麵向塌上的人,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