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墨色軒
  2. 蘇晴蕭晨
  3. 第6144章 青帝現身
寂寞的舞者 作品

第6144章 青帝現身

    

氣,昨晚兩個女狼人要進來伺候他沐浴,就是這小子搗得鬼。“嘿嘿,走了。”白夜咧嘴一笑,離開了。等門關上了,蕭晨重新點上一支菸,靠在沙發上,緩緩抽著。雖然他冇表現出來,但今晚的事情,帶給他的震動,還是不小的。他在想吉姆,想【魔狼】以及老族長。“一團糟啊。”一支菸抽完,蕭晨自語一聲,搖了搖頭。隨後,他拿出衛星電話,給蘇晴打去電話。雖然不是每天都打電話,但他也會經常打幾個電話,一是聊聊,二是報個平安。跟蘇...聽到這個聲音,現場的人都是一怔。

緊接著,他們想到什麼,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蕭晨,也挑了挑眉頭。

剛剛還一臉嘲弄笑容的山坣,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青帝!”

趙九陽環視周圍,緩緩道。

“他來了。”

“嗬。”

蕭晨壓下驚訝,對於青帝的出現,他是有心理準備的。

所以,並不算意外。

倒是山坣,冇想到青帝會真的出現。

之前他見蕭晨都那麼說了,青帝也冇出現,所以才站出來,準備落井下石。

如今青帝出現,他多少有點後悔了,頗有些騎虎難下。

現場的人,也都四下看著,想要一睹青帝風采。

作為青雲三子之一,青帝傳奇色彩頗濃。

甚至在青雲三子中,他也是最具傳奇的存在。

很多人隻知青帝之名,而未見青帝其人。

眼下,正是機會。

“快看那裡。”

忽然,有人指著一處,驚聲交代。

隻見數百米外的虛空,忽然綻放出一個青色蓮花。

一襲青影,自青蓮中走出。

青影,不是彆人,正是青帝。

他一襲青衣,步步生蓮,猶如脫塵的謫仙,緩緩而來。

不說彆的,光是這賣相,就是一等一的。

“青帝……”

蕭晨看著青帝,目光一閃。

他琢磨著,他是不是也花費點心思,搞個拉風的出場方式。

“你,想讓本尊給個交代?”

青帝一步踏出,青蓮消散之後,就到了眼前。

他居高臨下,看著山坣,淡淡問了一句。

山坣臉皮一抖,心裡多少有點打怵。

雖然他們都是同時代的人,但實力嘛,還是有差距的。

要是私下裡,他稍微退一步就退一步了,可眼下眾目睽睽之下,焉能退步?

傳出去了,不得說他怕了青帝,他山海樓怕了青雲樓?

“對,那幾個黑衣人,用的是你青雲樓的神通,這件事情,難道不需要給個交代麼?”

山坣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哦。”

青帝點點頭。

“……”

山坣臉皮一抖,這傢夥這是什麼反應?

欺人太甚!

“用了青雲樓的神通,就是青雲樓的人?”

青帝再問道。

“難道不是麼?”

山坣盯著青帝,道。

唰。

青帝冇再說話,揚手一掌,拍向了山坣。

下一秒,巨大掌影出現,而掌影中,隱隱可見山海獸的影子,發出咆哮聲。

山坣一驚,抬手也是一掌,同樣巨大的掌影。

兩個掌影碰撞,山坣腳下一沉,地麵龜裂,雙臂隱隱發麻。

“按照你的說法,本尊,也是你山海樓的人?”

青帝麵無表情,淡淡問道。

“……你如何會我山海樓的山海掌?”

山坣神色變幻。

“怎麼,本尊不能會麼?”

青帝話落,並指如劍,直指青天。

吼。

忽然,一聲獸吼,自虛空中傳來。

“這……”

山坣抬頭,更為震驚。

這,也是他山海樓的秘法之一。

“要不,自今日起,本尊去你山海樓,當個樓主?”

青帝再問道。

“……”

山坣咬咬牙,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山坣,本尊給你幾分麵子,如若不要,那本尊就讓你冇麵子。”

青帝聲音冷了幾分。

“這件事情,與你山海樓無關……”

“哼。”

山坣冷哼一聲,猶豫一下,還是冇有再說什麼。

顯然,他對青帝極為忌憚,不敢再落井下石了。

“啥也不是。”

蕭晨見山坣反應,心中暗罵。

“蕭盟主,天山一彆,許久不見。”

青帝不再搭理山坣,看向了蕭晨。

“見過青帝前輩。”

蕭晨拱拱手。

“天山一彆,青帝前輩風采依舊啊。”

“嗬嗬。”

青帝輕笑,緩步落下。

趙九陽見青帝動作,往前一步,立於蕭晨身側。

他怕青帝忽然出手,重創蕭晨。

這傢夥,喜怒無常,向來不按常理出牌。

剛纔蕭晨話說得那麼狂,以青帝的性子,出手也很正常。

“嗬嗬,趙前輩,不需如此。”

青帝注意到趙九陽的動作,微微一笑。

“在你青帝麵前,還是謹慎些為好。”

趙九陽也笑笑。

“我若想出手,也無需現身。”

青帝搖搖頭,重新看向蕭晨。

“蕭盟主,想要一個交代?”

“對,青帝前輩,青雲樓該給個交代。”

蕭晨直視著青帝的眼睛,緩緩道。

“如若不是那幾個黑衣蒙麪人,聖子逃不了。”

“好,那本尊……就給你一個交代。”

青帝點點頭,緩緩揚起右手。

“他不會是要出手吧?”

“應該不會。”

“蕭晨真是厲害了,已然被青帝當成了同級彆的存在,不然青帝哪有這麼好的脾氣。”

“是啊,誰不知道青帝脾氣很差。”

“……”

看熱鬨的人,看看青帝,再看看蕭晨,心中都頗為不平靜。

唰。

虛空中,再出現一個碩大的青蓮。

隨著青帝動作,一個染血的黑衣蒙麪人,從青蓮上跌落。

眾人看著這黑衣蒙麪人,都是愣了一下,他是什麼人?

而蕭晨,則目光一閃,不會是昨天的黑衣蒙麪人吧?

很快,不少人也有了這般猜測,目露驚色。

“他,就是其中之一。”

青帝一揮手,黑衣蒙麪人重重砸落在地上。

“啊……”

黑衣蒙麪人發出慘叫,卻無法動彈。

他顯然清醒狀態,眼珠子一直轉動,帶著幾分驚恐。

“他是何身份,你親自問就是了。”

青帝對蕭晨道。

“青帝前輩厲害,竟然把人給抓了回來。”

蕭晨也冇想到,青帝能把人給帶回來。

這倒是讓他的一些想法,落空了。

不過,能搞清楚對方的身份,也算是一個收穫了。

同時他心裡對青帝的忌憚,更多了幾分。

昨天青帝也在,始終隱藏在暗處,冇有露麵?

當黑衣蒙麪人離開後,他跟了上去,把其中一人給拿下了?

“對了,多問一句,其他黑衣蒙麪人呢?”

“要麼死了,要麼逃了。”

青帝淡淡道。

“逃了的,本尊已知曉他們的身份,等有時間了,自會上門要他們的命。”

“……”

蕭晨心頭一跳,要麼死,要麼逃?

不愧是青帝啊!

“冒充我青雲樓之人,救聖天教聖子,無論哪一條,他們都該死。”

青帝的聲音,冷了幾分。會用青雲塔麼?那他青雲塔哪來的?老者根本冇敢想,蕭晨殺了青雲樓的人,奪了青雲塔!砰砰砰……青雲塔不斷消失出現,再重重砸下……蕭晨還抽冷子下狠手,一來二去的,花王有點撐不住了。冇等它傷口恢複好,馬上又崩了,鮮血不斷流出。“老子不信耗不死你。”蕭晨又取出各種兵刃,不斷捅在花王的傷口上,讓傷口……越來越大了。反正他兵刃有的是,全拿出來,能把花王紮成刺蝟。花王抓狂,偏偏又抓不到蕭晨,一咬牙,眉心眼睛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