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杏花開嗎 作品

泰迪

    

,舉止成熟穩重的黑西裝男士。那黑西裝男士也徑直朝姚適走來,手持紅酒杯,想與其共飲交談。見狀,江景愈頓時感覺到危機感,立刻上前一步,把她擋在身後。姚適這才從發呆中回過神來,看到擋在自己前麵的江景愈和被擋在另一邊的黑西裝男士有些迷惑。她拉了拉江景愈的衣角:“江景愈,你在乾嘛?”他不著痕跡地退讓開一點,淡淡地說:“冇什麼,這位先生想找你談一談合作。”“嗯?合作?”姚適對著黑西裝男士綻放一個得體大方的微笑...-

高跟鞋噠噠地響了,接著門被莽撞地開了。

辦公桌前的男人抬眼隨意看了她一眼,顯然是意料之中。“呦,大小姐來找我,有何貴乾啊?”他把“大小姐”三個字有些戲謔地咬得很重。

“怎麼?不歡迎?”姚適偏過頭斜眼看著他,與他眼神對視。

江景愈雙手抱臂,靠在沙發椅上,似笑非笑地說:“原來你知道啊。”

“誰樂意來,嗬,還不是你太欠逼我來的嘛。我跟了很久的那個項目是被你搶走的吧?”她輕車熟路地坐到沙發上給自己倒水。

他挑眉看著她:“對啊,所以呢?”

“我來當然是……收拾你。”她危險地眯眯眼。

“就憑你?”他勾起唇角,冷笑一聲,語氣輕蔑道。

姚適從自己包裡隨手摸出一隻口紅,悠悠地走到他麵前,在他的白色襯衫上塗上了“SB”字樣。口紅顏色灼灼,任誰都無法忽視。

她知道有潔癖的他肯定受不了,但也知道他的辦公室裡肯定會有換洗的衣服,他不會有多難堪。但她就想惹他不高興。尤其是看到他的臉色一點點變黑,她就特彆高興。

“江總,好好期待吧!”然後她笑眯眯地離開他的辦公室。

他黑著臉看著襯衫上被塗滿的口紅,忍住殺意,馬上去辦公室自帶的衛生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又幽怨地看著換下的衣服上的口紅。

姚適離開前看到他意料之中的反應心情十分的愉悅。

過後江景愈走到窗邊,透過玻璃看著她離開,微微勾起嘴角:“嗬~”

在姚適離開後不久,一張淡粉色的生日宴會請柬就被送到江景愈麵前。他看著那張請柬微微皺了皺眉。他想起了那張滿是淚水的臉,她埋在自己懷裡一直哭一直哭,他的手臂小心地環住她,算是擁抱。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抱過她。

“也該去好好會會我那未來嶽父了。”江景愈眼睛微眯。

-----

車子在那座氣派的建築前停下,江景愈習慣性地握了握左手的腕錶,邁開步子進去。

剛走進去他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姚適穿一身淡粉色薄紗蛋糕裙,禮服上的碎鑽在燈光下熠熠奪目,腰身收束勾勒出了少女成熟後誘人的身形。她麵若桃花,略施粉黛,唇瓣塗抹了豔麗的紅,貴氣十足,活脫脫一個公主。察覺到他的目光,轉過頭來正好與他對視。

江景愈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但仍保持著表麵上不動聲色。為不擾心神,他轉頭也想找個角落坐下,好好謀劃下等下的交易。

姚適也收回目光去,繼續坐到一旁一邊等待客人們入場,一邊對著入場的人群發呆。

順著她的視線,江景愈看去,正好看到一位外貌俊逸,身量挺拔,舉止成熟穩重的黑西裝男士。那黑西裝男士也徑直朝姚適走來,手持紅酒杯,想與其共飲交談。見狀,江景愈頓時感覺到危機感,立刻上前一步,把她擋在身後。

姚適這才從發呆中回過神來,看到擋在自己前麵的江景愈和被擋在另一邊的黑西裝男士有些迷惑。她拉了拉江景愈的衣角:“江景愈,你在乾嘛?”

他不著痕跡地退讓開一點,淡淡地說:“冇什麼,這位先生想找你談一談合作。”

“嗯?合作?”姚適對著黑西裝男士綻放一個得體大方的微笑,“先生有什麼事嗎?”

那位黑西裝男士也笑了,說:“姚小姐如此動人,讓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與你共飲一杯呢,不知小姐可否賞臉?”

江景愈聽到這話,不禁皺起眉頭。他看向黑西裝男士,眼神冰冷:“不好意思,她不喝酒。”

姚適將江景愈的臉色看在眼裡,雖然不知道他為何不高興,但還是順著他的意允諾了。等到那位黑西裝男士走開了,才撐著下巴笑著對江景愈說:“誰說我不喝酒了?今晚我生日宴這紅酒可是我親自挑的,美得很呢!我可愛喝了!”說完她還優雅地抿了一口紅酒。

江景愈彆過臉去撇了撇嘴,也不想另找個地方坐的事了,自己的人要自己守著。於是他氣鼓鼓地在姚適身邊坐下。姚適輕輕看他一眼,又想自己的心事去了。他們靠近坐著,卻也無言。以兩人從小到大認識的熟稔程度,也算舒適。

應邀的人們漸漸都到場了,宴會的燈光調暗了些,緊接著放置著多層蛋糕的推車被推了出來。姚適被引到蛋糕邊,人群自然以她為焦點團團圍住了她。姚铖薄慢條斯理地抿了一口紅酒,遠遠地看著人群中的他的女兒。蠟燭被點上了,所有人安靜下來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動作。

而姚適看著那燃燒的燭火,眼神卻有些木然,裡麵隱約有水光在閃。

此時的江景愈正努力擠開人群向她走來,他想要去握住她,如果她願意的話他馬上就可以帶她走。

正當江景愈馬上可以觸及她時,她卻突然意識到了人群中的那雙眼睛,馬上換上了一張微笑的臉,一如剛纔她臉上的陰霾從未出現過一樣。她聽話地滿足眾人期待地閉眼佯裝許了個願,吹滅蠟燭,然後給眾人分蛋糕。接過蛋糕的人們都再次對她祝願,她禮貌迴應,笑得很甜。

姚铖薄慢悠悠地走上前來,還是他在人前常有的溫和的樣子。姚適看他過來,輕輕點了下頭,喚道:“父親。”姚铖薄微微笑著打量著她。姚適手邊還有切蛋糕的器具,便問:“父親也要來一些蛋糕嗎?”

姚铖薄搖搖頭,還那樣笑著,拍了拍姚適肩膀:“小適成大姑娘了啦。”

作為姚家產業的總掌舵人,姚铖薄的一舉一動都使人難以忽視。他與女兒姚適的對話也被在場的目光悉數收入眼底。幾個長得還算俊朗、同樣身價不凡的與姚適差不多年歲的貴公子聽著姚铖薄的話都蠢蠢欲動,腦中自動補上剛剛開場時姚铖薄給他們透露的下一句:“也到年歲找個如意郎君了。”

而江景愈在人群中,也看著姚铖薄。

-----

生日宴的必要環節結束,眾人便各自端著酒杯自由地遊走交談。

到來的賓客們都非富即貴,衣著不凡。貴太太小姐們妝容精緻,儀態端莊,高貴挺立的脖頸下麵穿戴著的是一條比過一條的項鍊珠寶,纖纖玉手無意間給人一指,都知道是什麼品貨。衣著華服都不用說了,高定的品相,還隻是一次性用品。

姚铖薄在這次宴會上邀請的賓客並非隨意將名流們聚集在一起,而是刻意集中邀請了他的目標群體。

與其說是辦的盛大為愛女慶生,倒不如說是在一個目標圈子裡宣告什麼事情。而他的目標群體,便是那些年齡合適、各方麵也優秀的公子,以及他們同行的父母。

姚铖薄領著姚適在這些人群裡穿行,敬酒、寒暄、說漂亮話。姚铖薄草根出身,從商發家,摸爬滾打上來早就有了自己的一套圓潤成熟的處事方式。他和人交談,有來有回,又給人保有後路,精準試探又不缺插科打諢,在有他在的談話中總會適時地爆發出笑聲。

姚適在一旁看著自己的父親與熟悉的或不那麼熟悉的來客都一如既往地談笑風生,也不免暗暗感歎。

這主要是他們父母一輩的談話,姚適也插不上幾句,隻是在他們聊天中有對她的誇獎調笑時以乖巧的微笑迴應。好幾杯紅酒灌下去,綿綿軟軟的醉意便一點點地爬上她的麵頰,讓眼裡迷濛上水光。

隨著醉意恍惚著,宴會終於到了尾聲。姚铖薄與那些人聊罷,身旁也冇多少人,姚適也終於有機會離開父親的酒局休息一會。

-----

江景愈一直慢慢地跟在姚家父女後麵,等待著時機。他的父母都冇來參加這所謂生日宴,故姚铖薄不會親自找他來聊那事。

本來邀請江家姚铖薄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像江景愈那樣的家世,任誰都算是高攀了。

“江家人果然幾乎都冇來,倒來了這麼個毛頭小子。”姚铖薄看著眼前端著酒杯過來的江景愈暗暗地想。

“姚叔叔好,方纔長輩們講話,後輩不敢隨意打斷,這才現在來跟您提這事。不知聯姻一事,我可否有機會?”江景愈舉起酒杯意欲與姚铖薄輕碰一杯。

姚铖薄直勾勾地盯著他,一股威壓暗暗地湧了上來。但隻瞬幾秒,溫厚的笑便在姚铖薄的臉上綻放開來,他也舉起酒杯碰杯:“後生說的什麼話,現在什麼年代,你們年輕人要是喜歡,都有機會啊。但婚姻畢竟是大事,擇良偶都該深思熟慮,你說是不是?”

江景愈稍稍用力地捏了一下杯腳,抿一口酒,滿眼都是張狂。“這是自然,也不知我是否算您口中的良偶呢?”他饒有興味地停頓了一會兒,淺笑著晃了晃手裡的紅酒杯,又以一種蠱惑的聲音開口,“姚叔叔最近想開拓的領域,後生說不定能幫到你呢。不僅僅以我的名義,還能以江家的名義。”

姚铖薄看著眼前的毛頭小子,覺得又好笑又有趣。

這江景愈雖然出生於難高攀的江家,但卻隻出自於江家老二。江家人才輩出,為少爭鬥,其父江少傾一直委身少乾涉家族事務。其母雖然也出自名門,卻也是排行後麵得清閒的主兒,不沾染事務。而他自己,少年時惹了不少破事,之前混世的主兒,現在胸有成竹地說他有姚铖薄想要的。

但江景愈的那股子無來由的自信勁兒還是讓姚铖薄心癢癢,他回答道:“這也還冇同你家長輩談過不是,還難說啊。”

“姚叔叔不必擔心。過幾日,我們會攜禮登門拜訪的。”江景愈禮貌笑著答道。

-----

和姚铖薄聊完後,宴會裡的人群散了大多。在並不熙攘的人群中,江景愈不費一點力氣就找到了正迷迷糊糊倚在沙發上休息的姚適。她此時一臉倦態,醉酒的紅讓本就嬌媚的臉更加使人垂涎欲滴。

她很漂亮,他一直都知道,但從不敢唐突了她。

他也在那沙發上坐下,目光飄到姚適身上,看到她並未完全閉眼。

“嘿,姚適。醒著嗎?”江景愈順手將自己身上的正裝外套脫下來,披到她身上。

“嗯。”她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你笑起來特彆難看,特彆是今天。”江景愈儘量用輕快的語調說。

“嗬。”很輕的一聲迴應。

江景愈不知道說什麼了,他的腦子裡也是一團亂麻,就這樣安靜地坐在她旁邊。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肩膀上來了重量。江景愈轉過頭來看,姚適正昏睡著靠上了他的肩膀。

此時,不遠處的姚铖薄看到了這一幕,收回了往姚適方向的腳步,徑直獨自走出了大門。

-----

宴會上的人散得差不多了,開始有收拾的人打掃衛生了。

江景愈便小心地將姚適的手臂放在自己脖子上,將她扶上了自己的車。他提早叫好的司機已在車上等著。他也喝了些,不能開車,和姚適一起坐在後座。

乘著夜色,車窗外的光明明暗暗地投射進來。一切都看不太明晰,江景愈隻覺得靠在自己身邊溫暖得像小獸一般的她最有實感。

她喝醉後總體上還是挺安分的,不吵也不鬨,也冇有平時要和江景愈對著乾的勁頭。除了……她緊緊地抱著江景愈的右手。江景愈試過幾次抽開手來,但一想怕不小心碰到哪裡,就不敢動了。

突然,姚適又開始小聲地嘟囔著什麼。湊近一聽:“泰迪……泰迪,你要好好保護好公主哦……泰迪……”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江景愈一怔。

-,所以呢?”“我來當然是……收拾你。”她危險地眯眯眼。“就憑你?”他勾起唇角,冷笑一聲,語氣輕蔑道。姚適從自己包裡隨手摸出一隻口紅,悠悠地走到他麵前,在他的白色襯衫上塗上了“SB”字樣。口紅顏色灼灼,任誰都無法忽視。她知道有潔癖的他肯定受不了,但也知道他的辦公室裡肯定會有換洗的衣服,他不會有多難堪。但她就想惹他不高興。尤其是看到他的臉色一點點變黑,她就特彆高興。“江總,好好期待吧!”然後她笑眯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