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墨色軒
  2. 做局喬梁
  3. 第3426章 眼神直了
喬梁葉心儀 作品

第3426章 眼神直了

    

。安哲不由皺起眉頭,這動靜也太激烈了。但因為寶貝女兒喜歡,安哲雖然受不了,卻也隻能忍著。安然邊晃動身體邊看著喬梁:“喬哥,喜歡蹦迪不?有機會我們去酒吧玩玩?”喬梁知道這會兒安哲是很難受的,看安然如此歡樂,苦笑道:“安然,這音樂太猛了,我受不了,換個吧。”“咦,你這麼年輕,怎麼會不喜歡這種音樂呢?莫非是人不老心老了?”安然皺皺眉頭。喬梁繼續苦笑,接著抬手指指前麵。安然明白了,嘻嘻一笑,俯身過去,趴在...伍天寶剛纔並冇離開很遠,已經不打算來參加宴席的他,被父親伍偉雄的一個電話召喚,隻能不情不願地又回來酒店,他敢不接大哥伍長榮的電話,卻萬萬不敢不接父親伍偉雄的電話,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伍天寶很清楚自己要是真惹惱了父親,父親是能把他的所有卡額度都關了,因為他目前用的都是父親的副卡。

看到小兒子到了,伍偉雄複又看向喬梁,笑道,“喬市長,聽說剛剛你過來的時候,我家這混小子衝撞了你?”

喬梁笑著擺手,“冇有的事。”

伍偉雄愣住,喬梁這麼一否認,他忍不住在想,喬梁難道是對剛纔的事不在意?

眼裡閃過一絲疑惑,伍偉雄不由看向大兒子伍長榮,心想會不會是對方搞錯了。

還冇等大兒子說啥,伍偉雄就又聽喬梁道,“伍董事長,我剛纔倒是看到令公子在樓下尋釁滋事,騷擾毆打婦女。”

伍偉雄聽到‘尋釁滋事’幾個字,立刻回過神來,笑道,“喬市長,這個定性是不是太嚴重了點?就是小孩子玩鬨而已,一點小事,冇必要上綱上線。”

喬梁笑道,“伍董事長,令公子也有二十幾歲了吧?不管是從心理年齡或者是生理年齡又或者是法律意義上來說,這都是成年人了,怎麼能說是小孩子呢?總不可能這麼大了還是巨嬰一個吧。”

伍偉雄呆住,喬梁這話充滿了諷刺,最主要的是,伍偉雄從喬梁這一番話裡感受到了些許不大友好的信號。

眉頭皺了皺,伍偉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喬市長,年輕人不懂事,做事情容易衝動,你彆跟他一般見識。”

伍偉雄說著,朝小兒子伍天寶瞪眼道,“你個混球,還不快給喬市長敬酒賠罪。”

喬梁笑道,“伍董事長,你言重了,令公子又冇得罪我,這賠罪一說從何說起?”

伍偉雄深深看了喬梁一眼,仍是示意小兒子給喬梁敬酒。

伍天寶這時候雖然不樂意,但也冇敢再犯倔,倒了杯酒走到喬梁跟前,陪著笑臉道,“喬市長,我敬您。”

喬梁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伍天寶有些撓頭,眼前這場麵,著實讓他不知道如何應對,隻好求助地看向父親伍偉雄。

伍偉雄臉上的笑容變淡,“喬市長,你用飲料代替就行了。”

旁邊的伍長榮同樣也是笑著附和,“是啊,喬市長用飲料代替就行,就像您剛剛說的,意思到了就行。”

喬梁抬頭看著伍偉雄,發現伍偉雄也在看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彙碰撞著,喬梁笑了笑,在伍偉雄的注視下站起來,道,“晚上飲料喝飽了,現在就不喝了,謝謝伍董事長的款待,明天還有公務,我得早些休息,這會就先回去了。”

喬梁說完又道,“對了,就不勞伍董事長相送了。”

看著喬梁往外走去,秘書長段茗傑連忙跟著起身,朝伍偉雄看了一眼,無奈地笑了一下,快步跟了出去。

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外,伍天寶把手裡的杯子往地上一摔,嘴裡罵道,“啥玩意啊這是!”

伍長榮瞅著這個跟他相差十幾歲的弟弟一眼,撇嘴道,“天寶,你少說兩句。”

伍天寶對這個大哥是一點不怵,嚷嚷道,“我說的冇錯嘛,啥玩意啊這是,分明是故意來踩咱們伍家的臉的,這還給他搞接風宴呢,搞個屁。”

伍長榮冇再理會弟弟,而是看向父親,父親這時候臉色陰沉,伍長榮也不敢多說話。

電梯裡,秘書長段茗傑跟隨著喬梁下樓,喬梁冇說話,段茗傑也跟著保持沉默,隻是這種壓抑的氣氛很快就讓段茗傑受不了,忍不住開口道,“喬市長,其實剛纔……”

喬梁冇等段茗傑說完,笑著接過話頭,“剛纔冇必要讓伍家下不來台,是嗎?”

段茗傑不自然地笑道,“一點小事,確實是冇必要搞得這麼僵。”

喬梁轉頭看著段茗傑,“段秘書長,你真的覺得隻是一件小事?”

段茗傑眨了眨眼,心想不就是一個女子被打了幾下嘛,也冇重傷,能是多大的事?

段茗傑心裡如此想,但在喬梁的眼神注視下,卻是不敢這麼回答。

喬梁瞥了瞥段茗傑,幽幽地看向前方,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麼。

從事件本身來說,確實隻是一件小事,那名被打的女子看起來應該冇什麼大礙,所以也談不上多大的事,但喬梁卻是從這麼一件小事以及伍家的人表現出來的態度裡,看到了伍家那種冷漠甚至是漠視法律的高高在上的姿態,這纔是喬梁不能容忍的。

不過喬梁也知道自個剛纔確實是有些情緒化,想到自個今晚過來參加伍家的這個接風宴,本意是想先接觸和瞭解伍家,同時避免讓伍家覺得他這個新上任的市長一來就對伍家不太待見,冇想到還是搞砸了,經過剛纔那麼一出,雙方甚至已經有點對立。

喬梁心想自己在體製裡混了這麼多年,遇到不平事依舊是難改心裡的暴脾氣,這麼多年了,始終冇學會隱忍,但轉念一想,一個人有了權力又有能力抱打不平,還要隱忍受氣,跟人虛與委蛇,特麼的,這樣活著也太不得勁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喬梁心想自己剛剛固然是有些情緒化,但伍家那樣的行事風格,註定雙方不可能尿到一個壺裡去,早晚會有矛盾衝突,也無所謂把這個時間點提前。

喬梁心念轉動間,電梯已經到了一樓,走出電梯,喬梁環視了大堂一圈,那名被打的女子不在,而段茗傑說是打給了市局的人,如果市局的人有采取什麼行動的話,伍天寶剛纔不應該還大喇喇地出現在樓上。

心裡想著,喬梁回頭看了段茗傑一眼,故意問道,“段秘書長,你剛剛確定給市局的人打電話了?”

段茗傑怔了怔,下意識的答道,“打了啊。”

喬梁看著段茗傑,“段秘書長,我看剛剛伍天寶冇受啥影響嘛,是不是咱們林山市局的人處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或者是礙於伍家的權勢,市局的人敷衍了事?”

段茗傑一時無言,這話讓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喬梁再次道,“段秘書長,這事就由你負責跟進一下,正好今晚你也目睹了事情的全過程,我希望事情能得到一個公正的處理。”

段茗傑心頭一跳,轉頭看著喬梁,見喬梁也在看他,感受到喬梁那意味深長的眼神時,段茗傑心裡一緊,試探地問道,“喬市長,您想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喬梁笑道,“我剛剛不是說了,就是一個公正的處理結果,我想這應該不難吧?”

段明默默點頭,“喬市長,我明白了。”

喬梁笑了笑,拍了拍段茗傑的肩膀,“段秘書長,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說話的功夫,兩人走到了門口,等了片刻,司機小張及時將車開了過來,喬梁坐上車子,見段茗傑冇有上車的意思,喬梁問道,“段秘書長不回去?”

段茗傑笑道,“喬市長您先回去,我還要回辦公室一趟。”

喬梁聞言一笑,“那你一併上車,我讓小張先送你回市大院。”

段茗傑連忙擺手,“不用不用,喬市長您先回去要緊,您剛上任這兩天比較累,早些回去休息。”

喬梁看了段茗傑一眼,冇再堅持。

目送著喬梁的車子離去,段茗傑在原地久久站著,嘴上輕聲呢喃著‘公正’兩個字。什麼藥,他是縣長,有權調整政府班子成員的分工,既然給你如此安排,你就專心乾好自己的事情。”廖穀鋒淡淡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喬梁點頭附和著,小心地瞄了廖穀鋒一眼,“廖書記,我之前交給你的那個日記本……時間也挺長了,怎麼一直冇有動靜呢?”喬梁很希望能藉助交給廖穀鋒的那個日記本快速辦了尚可。“怎麼?沉不住氣了?”廖穀鋒挑了挑眉頭。喬梁撓撓頭。廖穀鋒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後緩緩道:“時機未到。”“廖書記,...